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好像坑了一波。十分抱歉
淡圈长弧,看心情填坑吧。

很抱歉关于以前看我的文的读者们,当初写它们也完全是一时兴起,于是决定写下来。写了一段时间,可能确实自己的阅量和脑洞太少太小,坚持不下去了。也试过接着写下去,不过完全没有当初那种让自己满意的感觉。决定了弃坑,真的很对不起那些喜欢我的文的人,也很感谢当初你们支持我。过一段时间就会将那些历史删掉,全当它们没有存在过吧。

【喻叶/赌场,黑道paro】蝴蝶效应(四)上

有点想不太起来之前想表达的意思了……而且可能和以前的文笔不太一样……明明想写赌场风格的然而我却写的有点偏离了……大概能拖这么久文的也只有我了。真的是十分抱歉!(肉预警——按照套路本章是肉的。虽然已经很久没看过肉也没写过了。所以写的很奇怪不要打我!!暗搓搓地溜走……

>>>4。(上)

好渴。这是叶修醒来以后的第一反应。

他环顾四周,发现他正躺在一个简洁的屋子里,房间内还散发着一种清香,若没记错,应该是榆木的味道。

如果光是这样躺着还不错,只不过现在……他双手被铐在床头,试着动动手腕,发现并没有什么力气,想要挣脱双腕上的手铐还是有些困难。

这些人一个二个怎么都这么喜欢铐着人,什么癖好。

“醒了?”

喻文州正捧着一本书陷入在柔软的沙发里,见他醒来便放下书走来,坐在床边。

叶修这才发现屋内还有人,看到是喻文州便放下戒心,比较惬意地翻身面对着喻文州。

“文州……给哥一点水呗。”

。喻文州默不作声地端起桌子上的水,递到叶修嘴边,看着他微微抬起身子,唇贴着杯壁,喉结一上一下地跳动着,溢出的水顺着嘴边沿下沾湿了领口。

“前辈,这杯水我喝过的。”

叶修只是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躺回了床上。

这个人真是毫无防备呢。喻文州抹去人嘴角边余下的水,眼神一黯。

“前辈……最近其他组织那边有找过你吗。”喻文州问道,单手撑在叶修身边俯身拉近两人的距离。

“我想这个问题应该和你没关系。”

“嗯?我可是在担心前辈呢。”

“我可不认为你这样做是在担心我。”叶修望着喻文州轻笑,同时晃了晃手,手铐撞击着床柱发出清脆的响声。

喻文州不语。他低头吻住叶修的双唇,在叶修错愕的一刹那将舌递入人的口中,勾住那条柔软的舌撕磨着。

这次叶修没有躺平任吻,他引着喻文州的舌深入,随后重重地咬下去。喻文州的动作一顿,一股血腥味在两人口中蔓延。

叶修趁着这个空当撇开了头,略带挑衅地望着喻文州。只见喻文州的笑意加深。他咽下口中的血沫,手抚上叶修的胸口隔着衬衣捏住了一粒乳首,反复揉压。

“卧槽!”这是一种奇异的感觉。一个大男人居然被另一个男人玩弄着乳首,叶修是真的被吓到了。

然而就算如此,胸口被反复蹂躏的叶修还是有了感觉。喻文州望着叶修逐渐红透了的双颊,听着耳旁环绕着的逐渐加重的呼吸声,就算叶修忍着,他也还是听出了呼吸中不一样的东西。

于是,叶修的另一个乳首也成为了喻文州的玩物。他俯在叶修身上,启齿轻咬住另一边的凸起,舌也舔舐着周围的敏感带。

“唔……!”叶修着实是没有尝受过这样的感觉,他的眉顿时紧蹙,不禁叫出声。

喻文州也停下动作,欣赏着这样的叶修。

他一直憧憬的前辈……曾经无数次错过的前辈……现在却衣冠不整,眼神迷离地躺在他的床上。衬衫胸口水迹下隐隐透出的颗粒着实会引起人的遐想,显得格外色气。

叶修没有看见,此时喻文州的笑有些不太一样,那是一种十分幸福的感觉。

……现在,叶修是属于我的。

>>>TBC

我知道卡肉不道德,但是还是先更一半。居然写出了一种小迷弟的感觉xxx

【双花】让被爱妄想不再是妄想(一)

*两人刚组战队时期。

*绝对是很甜的一口糖。

>>>1。

不大的森林里,落花狼藉正追赶着百花缭乱,而百花缭乱也不是一味的逃避,他借着树木掩护着自己的身影,并用着大范围的技能攻击着落花狼藉,自动手枪咔嗒一声上膛,瞄准烟雾中的人。

听到声音的孙哲平操纵着落花狼藉一个受身躲过一枪,顺着枪声冲出烟雾就是一记崩山击,百花缭乱也早已发现动静跳上一旁的树对着人甩了个手雷,随后接着一发僵直弹射去。

落花狼藉靠着走位躲过这一枪,跳起后地裂斩对着地面斩了下去。地面崩裂,树也随之陷下去,百花缭乱失去了重心,一转身对着地一枪借力跳起,却被落花狼藉捕捉到了一瞬间,开着怒血狂涛将残血的人狠狠地斩倒在地。

荣耀!

伴随着这两个大字的出现,张佳乐无力地趴在了桌上,看着对面的人朝他笑了笑。“诶大孙你技术越来越好了啊…”

孙哲平放下鼠标走来,递了一罐可乐给张佳乐,又顺手揉了揉张佳乐的头。“没想到你真的愿意跟我组战队。”

“嘿嘿,年轻嘛,试试挺好的。”

“去建个公会吧。”孙哲平想了想又补充到“不过你还是先休息会比较好,你的打法太废手了。”

“确实,那我先睡了,大孙你早点休息。”

第二天一早,张佳乐是被键盘声吵醒的,刚迷迷糊糊的揉了揉双眼,就听见一旁的大孙在喊他。

“醒了?这边打起来了,来帮把手。”

“嗯?大孙你一个人解决不了?”张佳乐还没来得及扎好头发,刷着牙就走了过来,一手撑着桌边看着。“怎么这么多人啊?”

“不知道。我也是被拉来帮忙的。”孙哲平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屏幕,手指也是一刻不停地敲击着键盘,看起来情况也是有点不妙。

张佳乐没有墨迹,快快地收拾好坐到对面,将帐号卡插进卡槽。

“好像还有人在往那边赶啊。”张佳乐转动了角色的视角,观察着周围的人,看起来也不是一个团队的,想必又是一场大混战。这么想着,张佳乐觉得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不禁地嘴角上扬。

西部荒野。

远远的就能看见各种炫目的技能穿插在人群中闪烁在屏幕上,硝烟弥漫在战场上,一时间还真看不出来哪个才是自家的狂战士。

还是孙哲平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张佳乐,立即一个入队邀请发送过去。既然入队了就也不怕伤到自己人,张佳乐挑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区域就是一顿丢技能,本来就混乱的场面变得更加混乱,在技能音效中还能听到不同的声音的谩骂声。

“乐乐,掩护我。”透过耳机张佳乐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这么一句话,答应了一声便用上了自己自创的百花式打法。消耗很大,不过伤害范围大,招数炫目,在这样的场面打掩护是再适合不过了。虽然看不太清,但是张佳乐始终相信着这个狂剑士就在自己身边。

借着掩护,孙哲平在人群中穿梭着,见人就砍也不会被发现。但是渐渐还站着的角色越来越少,这些人在注意不到他们就真的该去看眼科了。

“那个弹药专家和狂剑士!先集火他们!”

人群中传出了这么一个声音,越来越多的人停了下来纷纷组队试图拦住两人。两人不停地走位,弹药专家负责大面积的覆盖技能而狂剑士就是看着哪个血薄就先解决哪个。

这场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还多。最终,只剩下两个角色站着。

一个弹药专家,百花缭乱;另一个狂剑士,落花狼藉。

周围遍地是尸体,猩红的血液映衬着湛蓝的天空。

这场战斗之激烈以至于接下来一周论坛的话题只有两个。第一,西部荒野;第二,则是繁花血景。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张佳乐摘下耳机,长吁一口气。“啊——打了这么久都饿坏了!”旁边的孙哲平只是做着手操并没有理他。

“不过,真爽!”张佳乐伸了一个懒腰,笑着看了看孙哲平。“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里,情况和现在差不多,只不过最后是你站在这里,而我确是躺在地上的。”

“但是现在,我们是搭档了,我们一起站到了最后,不是吗。”孙哲平仰起了头,望着天花板,感叹着确实好久都没有打的这么爽快了。“话说,这次的组合技能貌似很不错啊,以后可以多练练。”

“我也觉得这个可行!我看他们这次都被吓到了呢,还有的甚至给我们的组合起名叫繁花血景!”张佳乐越说越激动,高兴地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哦?繁花血景?挺形象的,我喜欢。”孙哲平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愉悦,轻哼了一声勾起了嘴角。

“搭档,以后还请多指教喽。”

“那是当然的!”

>>>TBC

新坑嘿嘿嘿。
不知道能写多长,总之不会太短的所以安心,肉嘛就看心情了x
这里的被爱妄想没有那种症状那样夸张,就是普普通通的喜欢然后期望得到爱的那样√然而我觉得不用说大家都能猜到是谁有被爱妄想吧x
这篇多半是日常,一直很喜欢双花希望尽量不ooc√总之没啥好说的了,敬请期待吧x

【喻叶/赌场,黑道paro】蝴蝶效应(三)

*喻叶only无副cp。重度ooc。小学生文笔渣到哭。可能会有很多细节bug。

>>>3。

接待室内,只有一盏油灯发出微弱的亮光,抖动的火光像是随时会熄灭。

肖时钦看不清叶修的脸色,与戴妍琦一起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自顾自地说起来。

“你可能也听说了蓝雨那边的事吧,虽然不知道动机是什么但是他们确实先行动了,我们确实也不能坐以待毙。”

肖时钦看了看叶修没什么反应,接着道:“我这边得到的消息是蓝雨解决了微草那边的人,至于其他组织那边,消息貌似也不太一样。”

戴妍琦朝肖时钦那边靠了靠,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也私下确认过,微草并不像是出事的样子,反倒轮回那边才是更混乱些。这个情况到最后也会对我们不利,我们打算现在出手,同时也希望你不要插手这件事。”

“暂时不插手没问题,但是如果损害了我的利益那就要另外算了。不过你们不怕我泄露出去什么?”叶修朝人眨眨眼,故作调皮的样子笑着。

沙发上的男人倒是十分淡定地揉揉头发,一脸无奈地,“跟你认识那么久了,哪能不知道你啊,就像你从来不告诉我们任何组织的情报一样。”

“这次可不一定哟。”叶修笑了笑,将手中的烟屁股按灭在一旁的烟灰缸了。“你们早点回去吧,今晚我这出了这事肯定有人知道了会过来的,别被撞见了。”

“这次你能帮助我们,我表示非常感谢。”肖时钦站起身鞠了个躬,旁边的戴妍琦也立马照做,随后两人便默不作声地离开了。

叶修靠在办公桌边,刚叼上一支烟还没点着,一颗子弹就顺着脸颊边划过。

“不许动!”门一下子被撞开,四个人闯了进来,直接将叶修按在地上。跟在最后的张新杰看了看周围,也只是叹了口气,“我们来晚了。”

“哎呦呦疼啊…硌着哥了你们轻点。”被人按着的叶修挣扎了几下也就没有动弹,反倒用着愉悦的语气调笑着“警官大人,这么久没见了,刚见面就直接把人按倒,你们这么热情哥可受不了。”

“少废话,人呢?”韩文清皱着眉头把叶修从地上拽起来,瞪着人等待他的下文。

“嗯?哪来什么人啊,哥不知道。”叶修挑了挑眉,后退了一步。

“今天晚上死在你这的人是怎么回事,我想你需要好好解释解释。”韩文清刚说完,旁边的林敬言和张佳乐就一左一右的按住叶修,随后清脆的一声,一个手铐就挂在了叶修的两只手上。“那么,跟我们走一趟吧。”

韩文清坐在叶修对面,直直的看着叶修的眼睛,仿佛要把人看穿一般。

冷板凳让叶修坐着十分难受,他调整了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环顾了四周笑了笑。“这儿变化真大。老韩别那么严肃嘛,让哥点个烟放松一下呗。”

“别废话,把今天的事交代清楚。”

“那男人自己玩转盘运气不好,尸体已经处理了。”

“非法经营赌博?其他不说光这点就足够逮捕你了。”

“但是老韩啊这都是我说的,你可没有任何证据。”

到最后,韩文清还是没有从叶修口中问出什么,无奈却也只能把人放了。张新杰走到韩文清身边,递出手上的文件。“这是今天晚上收到的微草的行踪,我觉得跟这件事有关系。”“知道了,你先去休息吧。”

叶修刚从霸图出来,就开始下起了雨。雨不大,却也让人难以忽视。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避雨,只能漫步在雨中朝着自己的小赌场走去。

雨声淅淅沥沥,脚步踏在水洼中一路走去留下一片片涟漪。夜晚的风吹着不禁让人感到寒冷,叶修紧了紧自己的外套加快了脚步。

在一个拐角处叶修撞上了一个人,刚想道歉却猝不急防地被用嘴堵上了嘴,慌忙地将人推开,看清了眼前的人后挑了挑眉毛。“文州…你怎么在这?”

喻文州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再次覆上叶修的唇,勾住那条柔软的舌与它缠绵着,吮吸着。待到叶修面色潮红很明显是供氧不足喻文州才放过他,还舔去了唇角留下的唾液才离开。

叶修懵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他还没来得及理清头绪,又被一个男人强吻两次,他觉得头脑发热,这件事已经不在他预测的范围内了。叶修想说点什么,喻文州也只是保持着他的微笑,手却已经捂住了叶修的口鼻。叶修顿时觉得不对却也来不及了,一股熟悉的气味直冲大脑,眼皮越来越重,整个人倒在了喻文州身上。

“前辈,就先睡一会吧。”

>>>TBC
下一章大概有肉…渣。_(:з」∠)_时隔这么久,不懂了写的好乱…我已经忘了剧情和脑洞了…不知道能不能接上,然而这篇文也就是记个脑洞x唔这儿解释下,虽然我是all叶党可能跟很多人有点暧昧吧但是这篇真的是喻叶only所以可放心食用。
稍微讲下设定…叶修之前在嘉世是情报贩子,由于各种混乱的事然后不干啦(这么随意别打我,反正这里不重要x)。蓝雨是情报局,微草是私下的军火走私组织,轮回毒品交易,霸图警局,雷霆夹在中间什么都涉及一点。然后没有带其他战队玩…嗯对不带,我是怕我真的弄混了(深沉的x。至于文州叫老叶前辈也只是因为都是弄情报的√然而这篇只是想撸一篇比较高大上的肉而已,所以别想太多。恢复更文大概还是龟速…以后还请多指教。

【喻叶/赌场,黑道paro】蝴蝶效应(二)

*喻叶only无副cp。重度ooc。小学生文笔渣到哭。可能会有很多细节bug。

*结局绝对甜。

>>>2。

白天黑夜,日复一日重复着这样的日子。

每天耳边都会充斥着疯狂的笑声以及痛苦的哭喊声。

有的人爱极这里,有的人恨透这里。

叶修丝毫不受环境影响,他只是靠在柜台前,每天都观察着来这里的各种形形色色的人。

他曾经开赌场也是一时兴起,但是他却因为享受不一样的乐趣而继续做了下去,他看着这里熟悉的老顾客一天一天变少,看着年轻人不断地出入此处,一生就由一枚骰子来决定,看着这些人赌 博成瘾无法自拔深深地陷入从天堂坠向地狱再毁了自己的一生,确实是十分有趣。

场子挺大,但是规则严格,处罚更是残忍,来这里的人都会很自觉地遵守规则,所以虽然只有叶修一人,管理起来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今天依旧与往常的任何一天一样,叶修休息过后就在场内穿梭着,与人说笑,时不时也会参与去赌一局。

午后,叶修趴在柜台上打着哈欠,就算不知道时间,人体的生物钟还是能正常工作,这种规律无法改变,叶修也不例外。

既然没什么要紧事去做,那就稍微打会盹好了,叶修这么想着。刚睡着没多久,电话便不适时地响起来。

“哪位。”

“王杰希。我们这边刚入手了一批新货,既然是多年的合作伙伴,就打个电话问问你需不需要点什么。”

“每次你都第一个想到哥,哥蛮开心的啊,不过这次不用了,没有我钟意的东西,那没啥事就挂了啊。”

“等下。还有件事,听说蓝雨要行动了,他们最近确实挺活跃的,不知道你那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哥天天在赌场窝着,哪来什么消息啊,你啊,别太高估我了。”

电话那边似乎犹豫了下,才再次开口说道:“总之你还是留意下比较好,我也就先挂了,再联系。”

“嗯好。”

挂了电话叶修困意全无,回想着通话内容,于是再给霸图那边的人通话确认了下,但是他们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

叶修点了一根烟,他需要理清头绪。

他们每个组织都是势不两立的关系,叶修却偏偏跟每个组织都有合作,他们也不会对叶修怎样,大概是因为他这里有利可图吧。叶修他自己也清楚,所以他也不会做出什么对任何一个组织不利的事,他们的关系依旧如此矛盾地持续着。

叶修轻揉太阳穴,露出困惑的神情,看起来也是毫无头绪的样子。蓝雨的计划,或许跟之前喻文州和那个男人有关?叶修想想然后摇了摇头,算了,也不关自己的事,多留意下就好了嘛。

突然,所有人陷入了一片黑暗。

“嘭。”叶修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枪声。

接着,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传来,震的人耳膜刺痛,胆小的人早已逃离,其余的人围着死者形成一个圈,圈中有一名男子躺着,一名女子跪在他的身边。

虽然这里已死过无数人,但是这种被刺杀的情况倒是第一次。

“喂…”叶修走近,想要扶起女子,女子一动不动地盯着男子的尸体,眼神呆滞。

片刻才缓缓转头,看向叶修伸出的手,她没有伸手搭上去,只是轻声说“先生,能麻烦您查出是谁杀死我朋友的吗。”

叶修不语,只是点了点头。

“谢谢。”女子说完,用手帕擦尽了男子嘴角的血迹,才缓缓离去。

叶修拍拍手,示意众人安静。“好了,都散去吧,已经出了这种事,想必大家也没心情了吧?况且电路已断,修复也是需要不少时间的,今天发生这种事,我表示非常抱歉。”

待人逐渐散去,叶修才去将备用灯打开。“别装了,起来。”

地上的男子坐了起来,门外的女子也跑了回来。

“唉…就算穿了防弹衣也真的很痛啊。”肖时钦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戴妍琦也笑嘻嘻地搂住肖时钦的胳膊,“没办法啊,不这样做就没法彻底清场了嘛。”

肖时钦将身上黏着的戴妍琦推了推,然后转头看着叶修。“有些事…我想跟你当面谈谈。”

“没问题,我也想知道你们到底为了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TBC

最近真的忙到哭,复习得快疯了,周末还要补课so sad,终于生病请假了才想起来文还没更,以及脑内都构思好了写出来却不是想要的感觉,总觉得越写越扯了真的还有人看吗。(somke
想知道大家对这篇文的看法,求各种评论qwq/

【喻叶/赌场,黑道paro】蝴蝶效应(一)

*喻叶only无副cp。重度ooc。小学生文笔渣到哭。可能会有很多细节bug。

>>>1。

某地上空一只小小的蝴蝶扇动翅膀而扰动了空气,长时间后可能导致遥远的彼地发生一场暴风雨。事物在发展过程中其发展轨迹有规律可循,同时也存在不可测的“变数”,这便是蝴蝶效应。

这座城市没有名字。

这里聚集着各种各样的人,但是这里却不是正常人呆的地方。

十二点钟声敲响,回荡在的街道上。夜晚的空气很凉,冻的男人不禁缩了缩脖子。

顺着街道径直走去,附近空无一人,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在耳边回旋着,鞋跟踏在水泥地上的声音使这里显得更为寂静。

钟声戛然而止,男人也走到了小巷尽头,这儿只有一扇破破烂烂的木门敞开着,招牌也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渐掉了漆。

“就是这里吗。”男人鬼鬼祟祟地向四周张望半天才缓缓走入门内。

仿佛走了一世纪,才能看到一丝光亮,终于走下最后一阶台阶,将那两扇虚掩着的们推开,手指抚上门把,通过触感便能辨认出这是真正的黄金。

内心还在感叹,被推开的们内突然变得嘈杂起来,吊灯撒下的灯光将所有人笼罩着,金灿灿的墙壁反射着灯光,刺得人睁不开眼。

与门外的世界截然不同,男人显然还没有调整过来,傻呆呆的样子显然与这里格格不入。

这就是Miracle。表面上看似平常的小赌场,却做着各种黑道的勾当,军火走私,毒品交易,情报交换等都在这里私密地进行着。但是最多的,还是赌博。在这里一旦上瘾,就再也出不去了。

但是很快,男人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既然来了,为何不赌上几把呢?男人也立刻融入了这里,眉目间流露出了丑恶的欲望,大把地挥霍着自己的金钱。

这里即是天堂,也同为地狱。

 

这时,一个人影从人群中走出。

 他身着白色衬衣,领带系得很随意,套着一件黑色的马甲,西装裤将显得两腿十分的修长。男人慵懒地眯着双眸,这样的气质倒是十分地吸引人。

 他指间夹着两枚骰子,唇角带着微笑,不过这笑容让人怎么看都觉得透露着几分着嘲讽的意味。

 他直盯着门口,虽然看起来那里没有什么,但他知道那里早就站着一个人了。

 对方也知道他被发现了,便毫不犹豫地从门后走出。

“原本在跟踪组织一个间谍…没想到居然钓到了更大的boss啊。”喻文州缓缓走到叶修面前,笑着跟他打招呼。

“哟文州…好久不见啊。”叶修一手玩转着两枚骰子,一手从口袋摸出一盒烟,叼一根在嘴上却也不急着点燃。

“你就是这儿的东道主吧。之前从你离开嘉世,他们的生意就一直不顺,你也从此消失没人发现。本来还以为你会彻底洗白做一个普通平民,结果却依旧搞着这种事。”

“那又如何?哥现在干的乐呵得很。不过话说回来,那男人来头也有点太大了吧,居然还需要你亲自动手。”

“是啊,他可是触犯了组织大忌。但是他现在在你的地盘上,由我动手好像并不是很方便呢。那么能拜托你帮我解决掉他吗,叶修?”喻文州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变,只是眼神更加深邃。“报酬你要多少我都会付的。”

“哥像是那种会计较钱的人吗?人我帮你处理了,不过已经来了,不考虑玩点什么?”叶修一手撑在一旁的赌桌上,另一只手摸出打火机将烟点燃。

“不用了。”

“那就试试运气吧。俄罗斯转盘你应该听说过吧,我倒是想看看你能不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啊。”

叶修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掏出腰间别着的一把小巧玲珑的便携式左轮手枪,朝着喻文州的方向扔去。喻文州稳稳地接住抢,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食指扣下扳机。

“嘭——”

随着一声巨响,邻桌的一个人倒了下去,身体在血泊中逐渐失去温度。

这种场景也是司空见惯了,客人们依旧各干各的事,完全没有被影响到。

“啧,又是一个可怜的倒霉蛋,处理后事非常麻烦啊。”叶修朝那边瞥了一眼,满是抱怨的口气,转眼就发现身前的人已经走远了,只剩一把枪孤零零地躺在赌桌上。“文州,运气不错嘛。”

“我知道没有子弹。”喻文州头也不回。

“我也没有蠢到认为你会感觉不出来少了子弹的重量。”叶修呼出一口白烟,烟雾挡住了他的脸,看不出是什么神情。“我们还会在见面的。”

喻文州的脚步顿了顿,口气十分愉悦,“我期待着。”

 

叶修目送着人离开,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指针依旧停留在十二点上,当然,这个钟是坏的,这里永远都是十二点。

在这里不需要分清时间,只要每分每秒都无忧无虑地享受着快乐就好。

 

已经开始了,这场名为命运的赌局,他们各自的性命则是赌注,这转盘与枪则是你的未来。你能笑到最后吗?那么,下注吧。

>>>TBC

略无厘头,其实我自己都写的有点不懂了,尽量尝试写成长篇,可能到后面也跟题目没啥关系吧大概x以及这里更文龟速也很短小,时间不多就尽量周更了,也就是自娱自乐吧嗯_(:з」∠)_